<address id="tlxnr"><form id="tlxnr"></form></address>

      <noframes id="tlxnr">

      <form id="tlxnr"></form>

      <address id="tlxnr"><address id="tlxnr"></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tlxnr"><noframes id="tlxnr"><form id="tlxnr"></form>

      跟隨考古遺跡,穿越古今貴州

      文章來源:貴州日報 發布時間:2021年07月09日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海龍囤新王宮遺址

       

        新蒲土司墓地航拍

       

        招果洞遺址外景

        文/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舒暢 圖/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洞”見4萬年——4月13日,貴州貴安新區招果洞遺址榮獲“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喜訊,讓貴州考古遺存再度C位出圈,這本穿越4萬年、序列完整的“時間之書”,引發了眾人想去親見和品讀的渴望。這已經是貴州第七個榮膺“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考古遺址。這些豐富又優質的考古遺存,勢必將與貴州自然風貌和歷史發展相結合,為貴州文旅融合發展帶來新一輪動力。這將是考古視角之下的貴州故事,也是得天獨厚又形神俱備的貴州景觀。

       

        古人類穴居探秘之旅

        2021年春天,記者的兩次考古遺跡之行,都更像是春游。

        貴安招果洞榮膺“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前一個月,我們跟隨項目負責人、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張興龍去到招果洞。這個位于貴安高峰鎮巖孔村招果組的洞穴,朝東的洞口,決定了它是古人類一間“天然陽光房”;門口有平壩,有河流,又決定了這是一間極好的“景觀房”。

        洞內8米深的土坑,有著完整的文化堆積。面對層層疊疊的土層,如同翻閱線索清晰的時光之書,4萬年光陰,濃縮眼前。張興龍指著不同的土層告訴我們:“你站的這里是3萬年前”“她站的那里是一萬年前”“就在這里發現了西南地區最早的墓葬”“哦,這一片是一萬年前,用火遺跡最密集,我們還發現了古人類‘瘋狂燒烤’的鐵證——也就是沁入石筍的木炭碎屑……”這個“解說詞”,既專業又風趣,比玩溶洞時那些套路的導游詞動聽太多。

        從招果洞出來,張老師說附近還有一個考古隊員曾經發掘過的古人類洞穴,就坐落在一個桃花源一樣的地方——也是要先穿過一個山洞;也是突然間豁然開朗。當我們穿過那個洞,果然就有梨花成片,牛羊成群,還有空寂的草地和青山。其中一座山腰上的洞穴,就是一萬年前的古人類居住過的“山景房”。我們披荊斬棘地爬到洞口,在大石頭上坐成一排,對著山下的寂寂春光大聲呼喊,又像在擁抱春天,又像在喚醒過去,在考古的主題下,旅行和玩耍突然變得既能夠穿越時光,又更加理解當下,是一場更加主題突出、線路獨特和跨越古今的春游。

        4月13日,招果洞遺址榮獲“2020年度全國十大新發現”,成為貴州第七個獲此殊榮的考古遺址。一個月之前記者“一時興起”去探秘的古人類的洞穴,一時間變成了令眾多考古發燒友和文博愛好者的向往之地。這樣一個具有廣泛社會影響力的獎項,一個具有學術價值的考古項目,以及在全媒體的有力傳播下讓人心生向往的古人類活動遺址,接下來該怎么辦?它將如何與旅游相結合,成為文旅融合的成功實踐?

        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周必素的回答是,下一步,招果洞遺址將不再繼續進行發掘。接下來要做的事,最重要的有兩項,一是做好發掘資料的整理、研究和發掘報告的出版工作;二是推進保護和利用。“招果洞遺址地處黔中腹地,這里喀斯特地貌特別發育,低山丘陵和綿延的河流橫亙于平坦的壩子中,不僅是古人類優美的家園,至今仍環境優美,為上乘的宜居之所和休閑佳地。我們設想著能依托招果洞遺址依山傍水的優美環境,規劃建設中國南方喀斯特洞穴考古遺址公園,并以此建立中國史前洞穴遺址考古研究基地,一直是我們的一個夢想。”

       

        播州土司遺跡一日游

        “五一”前夕,在周必素所長和相關考古隊員的帶領下,記者又開始了第二次“考古主題游”,這次的目的地是獲得“2014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貴州遵義新蒲播州楊氏土司墓地。2021年初,周必素在央視《考古公開課》上現場揭秘土司遺跡遺存,講述播州土司的風云故事,讓貴州播州楊氏土司墓地再次引發世人的關注。

        新蒲楊氏土司墓地位于遵義市東北側約20公里的新蒲新區新蒲村官堰組,地處烏江支流湘江上游的仁江(亦稱洪江)西岸,背山面水,風景絕佳。黔北的青山秀水,總有著清麗可人的景致。三座土司墓所面對的江面上,偶爾會駛過船艇,在水面上留下數條潔白又細長的波紋,像撥動的琴弦,攪亂一江春水。

        “那年我看遵義新聞聯播,說這里要建中橋水庫,就想到會不會把已經發現的第29世土司楊烈的墓地淹了。我們對水庫淹沒區進行了搶救性的文物調查和勘探工作,又挖出了楊鏗墓和楊價墓。”“楊價墓是已經發掘的播州土司墓中唯一沒有被盜的墓葬,里面出土的金銀器,尤其是我國出土的唯一一頂南宋時期的金鳳冠,真是精美絕倫,現在在省博可以看到。”周必素說起新蒲播州楊氏土司墓的考古故事,生動又充滿細節。她感嘆著古人選址的好眼光,山水美景和深埋此處的歷史一樣,都不可辜負。

        新蒲楊氏土司墓地,有的已經被淹,只做了個標記性的墓地框架,還有的做了整體抬升。發掘出的文物大多存于貴州省博物館,只有空空的墓室和殘缺石翁仲佇立江邊,墓冢依舊在,江水自奔流。而我們的“播州土司墓葬考古一日游”,除了看這物事皆成“空”的新蒲土司墓,也要看真正“好看”的土司墓——南宋播州安撫使楊粲夫婦合葬墓。

        楊粲墓位于遵義市紅花崗區深溪鎮坪橋村皇墳嘴,1953年被發現,1982年成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如今已經被建成楊粲墓博物館。最具特色的是墓室內外分布著190幅內容豐富、雕技精湛的石刻裝飾,其中“雙獅繡球”“鳳穿葡萄”“童子啟門”等是具有宋代藝術特點的杰出作品。楊粲墓是我國迄今為止已發現的規模最宏大、雕刻最豐富的南宋墓葬,被譽為“西南古代石刻藝術寶庫”。

        墓室早年被盜,文物遺存不多,但在棺床下的腰坑中發現兩面銅鼓,造型凝重,紋飾精美,被確定為南方銅鼓八大類型中“遵義型”銅鼓的標型器。特別是男室銅鼓,鼓壁夾墊著有“元”“祐”“通”銅錢碎片,使研究者可以不依賴其共存物就能明確斷代,在國內已出土的銅鼓中實屬罕見。

        從新蒲土司墓到楊粲墓,這“土司考古”的游學一日,跨越了宋末至明末,自楊氏統領播州、到受封播州土司以及即將覆滅的主要時期。而土司墓所在地美不勝收的自然山水,寧靜質樸的村落生活,為這考古游學之旅平添更多歡樂。

       

        從公眾考古熱到考古游學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30年,貴州7處考古遺址當選。無論是貴州已有的考古成果,還是公眾考古的要求,抑或是文旅融合的大勢,“跟隨考古遺跡,穿越古今貴州”都有望成為貴州旅游新的亮點。

        省博物館館長李飛把貴州考古的特點總結為5個關鍵詞:上山,下河,進洞,入世,洗腦。前三者說的是貴州考古發現的地理特色,后兩者則說的是社會影響。他說“入世”指的是考古發現與研究不再是考古人的自娛自樂,而是積極與地方社會經濟與文化的建設結合起來,相關成果在現場或博物館得以及時展示,甚或建立遺址博物館,實現與公眾共享;而“洗腦”,則是說考古發現增進了人們對貴州這塊熱土的認知,豐富了人們的思想,從而提升了貴州人的文化自信。未來的貴州考古應持續在這些方面發力,發掘并闡釋好我們腳下的這塊熱土。

        近年來,持續發酵的“文博熱”讓以考古遺址和博物館為主線的,具有更高文化含量的旅游倍受青睞。周必素認為:“新時期的考古工作,已經不僅僅是象牙塔的學術任務。社會使命,一直被考古人視為己任。對考古發掘資料進行整理研究和成果發布,對遺址進行科學保護和合理利用,將成果奉獻給研究人群和社會大眾,讓遺址公園助力貴州文旅事業,應該才算圓滿地完成了考古的全過程。”

        貴州榮獲“全國十大考古發現”的考古遺址,目前只有海龍囤在保護和利用上相對成熟,成為對公眾開放的“旅游目的地”。海龍囤在發掘過程中,就進行過形式多樣、曠日持久的公眾考古的探索,曾有學者稱其為“公眾考古的典范”??脊蓬I隊李飛個人所撰寫的海龍囤考古手記,在媒體持續發布了36篇,考古工地的開放和各種深入淺出的考古講述更是常態。2015年7月,海龍囤躋身世界文化遺產,成為貴州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的一個世界文化遺產。而今,它是眾多游客追捧的旅游目的地。

        然而,獲得“全國十大”的紅利,并非都能為考古遺址帶來保護和利用的“雙贏”機遇。2001年赫章可樂遺址墓葬榮獲“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這是第一個由貴州考古團隊發掘并獲得全國十大發現的考古項目,其中與眾不同的“套頭葬”習俗更是震驚天下。但所謂考古遺址公園至今也未能建成,考古遺存不僅未得到有效保護,還遭受破壞。豐富的文化遺存為貴州考古主題游提供了條件,而如何做到文化資源的合理利用,使得學術價值和旅游價值兼容,仍然是需要不斷學習和探索的一課。

      相關信息

      X
      欧美丰满大黑帍在线播放_爽爽影院免费观看视频_亚洲精品国产第一区二区_最新精品国偷自产在线_调教丝袜高跟班主任性奴_我与亲生的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