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lxnr"><form id="tlxnr"></form></address>

      <noframes id="tlxnr">

      <form id="tlxnr"></form>

      <address id="tlxnr"><address id="tlxnr"></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tlxnr"><noframes id="tlxnr"><form id="tlxnr"></form>

      省人民省人民政府關于提請審議 2020 年省本級財政預算調整方案(草案)的議案政府關于提請審議 2020 年省本級財政預算調整方案(草案)的議案

      文章來源:貴州省財政廳 發布時間:2021年08月10日 打印本頁 關閉 【字體:

      貴州省2020年預算執行情況和2021預算草案的報告

      20211月25日在貴州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

      貴州省財政廳

      各位代表:

      受省人民政府委托,現將2020年預算執行情況和2021年預算草案提請省十三屆人大四次會議審議,并請省政協各位委員和其他列席人員提出意見。

      一、2020年全省和省本級預算執行情況

      2020年,全省各級各部門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精神,不斷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在省委的堅強領導下,在省人大、省政協監督和支持下,全面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貴州工作重要指示精神,以及黨中央、國務院各項決策部署,認真執行省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審查批準的預算,積極爭取中央大力支持,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和減收增支矛盾,實現全省財政收入正增長,有力兜住基層“三保”底線,有效防范化解政府債務風險,全省預算執行情況總體較好。

      (一)一般公共預算

      全省財政總收入3082.2億元,比上年增加30.68億元,增長1%。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786.78億元,為預算的99.2%,增加19.31億元,增長1.1%。其中,稅收收入1086.02億元,減收118億元,下降9.8%;非稅收入700.76億元,增加137.31億元,增長24.4%,非稅收入占比39.2%,主要是各級政府積極挖掘潛力,多渠道盤活國有資源資產增加收入。加上中央轉移支付3258.6億元、地方政府一般債務收入990.86億元、調入預算穩定調節基金335.56億元、調入資金555.78億元、上年結余107.35億元,收入合計7034.93億元。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支出5723.27億元,減支225.48億元,下降3.8%,主要是中央下達的新增一般債券、車輛購置稅補助分別減少228億元、89.54億元,剔除該因素,同口徑增長1.6%。全省民生類重點支出4122.15億元,增加90.34億元,增長2.2%,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比重為72%,比上年提高4.2個百分點。加上地方政府一般債務還本支出779.66億元、上解中央支出38.93億元、補充預算穩定調節基金364.75億元、調出資金9.61億元、結轉下年支出118.71億元,支出合計7034.93億元。收支平衡。

      省本級一般公共預算收入470.73億元,為預算的102.7%,增加21.34億元,增長4.7%,其中:稅收收入224.97億元,減收22.05億元,下降8.9%;非稅收入245.75億元,增加43.39億元,增長21.4%,非稅收入占比52.2%,主要是省級按規定征收的省屬國有企業特別收益金比上年增加。加上中央轉移支付3258.6億元、調入預算穩定調節基金261.04億元、調入資金88.25億元、市縣上解收入101.72億元、上年結余收入45.28億元、地方政府一般債務收入990.86億元,收入合計5216.48億元。省本級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164.12億元,減支259.46億元,下降18.2%,主要是2020年中央下達用于易地扶貧搬遷的新增一般債券減少157.72億元。加上省對市縣補助支出2893.51億元、地方政府一般債務還本支出53.42億元、上解中央支出38.93億元、補充預算穩定調節基金278.13億元、一般債券轉貸市縣支出739.44億元、結轉下年支出48.93億元,支出合計5216.48億元。收支平衡。

      (二)政府性基金預算

      全省政府性基金收入2047.12億元,為預算的95.9%,增加336.18億元,增長19.6%,主要是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增加238.69億元。加上中央補助214.23億元、上年結轉174.71億元、調入資金16.29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收入1535.94億元,收入合計3988.29億元。全省政府性基金支出2829.72億元,增加1482.81億元,增長110.1%,主要是新增專項債券、抗疫特別國債安排的支出。加上調出資金283.85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還本支出556.94億元、結轉下年支出317.78億元,支出合計3988.29億元。收支平衡。

      省本級政府性基金收入131.8億元,為預算的78.4%,增加89.31億元,增長210.2%,主要是政府還貸高速公路車輛通行費納入政府性基金預算管理,增加收入95.36億元。加上中央補助214.23億元、上年結轉76.89億元、上解收入36.89億元、調入資金7.81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收入1535.3億元,收入合計2002.92億元。省本級政府性基金支出233.27億元,增加184.48億元,增長378.1%,主要是車輛通行費安排的支出增加92.98億元。加上省對市縣補助支出199.85億元、調出資金3.4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轉貸支出1400.62億元、專項債券還本支出40.9億元、結轉結余124.88億元,支出合計2002.92億元。收支平衡。

      (三)國有資本經營預算

      全省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340.65億元,增加242.7億元,增長247.8%,主要是高速公路股權出讓收入,以及部分國有企業上繳經營利潤增加較多。加上中央補助0.19億元、上年結轉2.41億元,收入合計343.25億元。全省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224.89億元,增加166.58億元,增長285.7%,主要是增加高速公路股權出讓收入安排的支出。加上調出資金、結轉下年支出等,支出合計343.25億元。收支平衡。

      省本級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240.39億元,增加172.75億元,增長255.4%,主要是高速公路股權出讓收入增加150億元。加上中央補助0.19億元、上年結轉0.85億元,收入合計241.43億元。省本級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141.4億元,增加110.56億元,增長358.5%。加上省對市縣補助15.14億元,調出資金73.89億元、主要是按規定比例調入一般公共預算,結轉下年支出11億元,支出合計241.43億元。收支平衡。

      (四)社會保險基金預算

      全省社會保險基金收入1218.51億元,為預算的89.4%,減少141.62億元,下降10.4%,主要是落實國家減免社保費政策。全省社會保險基金支出1227.83億元,為預算的99.9%,增加96.98億元,增長8.5%。當年收支缺口9.32億元,年末滾存結余1555.76億元。

      省本級社會保險基金收入443.78億元,為預算的79.1%,增加223.41億元,增長101.4%,其中:保險費收入293.46億元、財政補助收入126.12億元、利息等其他收入24.2億元。省本級社會保險基金支出504.49億元,為預算的98%,增加343.51億元,增長213.4%。當年收支缺口60.71億元,年末滾存結余827.83億元。收支預算增幅較大,主要是從2020年起全省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工傷保險基金預算由省級統一編制。

      (五)地方政府債務限額及債務收支

      2020年,財政部下達我省的政府債務限額11658.35億元,其中一般債務限額6579.27億元、專項債務限額5079.08億元。省本級政府債務限額2306.12億元,其中一般債務限額1729.24億元、專項債務限額576.88億元。

      全省政府債務余額10989.02億元,其中一般債務余額6208.41億元、專項債務余額4780.61億元。省本級政府債務余額1789.88億元,其中一般債務余額1470.9億元、專項債務余額318.98億元。全省及省本級政府債務余額均未超過本地區政府債務限額。

      二、2020年的重點工作及“十三五”時期財政工作回顧

      2020年,全省各級各部門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牢牢守住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統籌疫情防控、脫貧攻堅和經濟社會發展,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財政部門認真落實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為的要求,切實發揮財政對脫貧攻堅和基本民生的兜底保障作用,努力完成各項工作任務,為推動全省經濟社會發展在克服重重困難中穩步前行提供了有力支撐。

      (一)脫貧攻堅統攬全局,奮力撕掉絕對貧困標簽。一是堅持扶貧資金投入力度不減。統籌安排財政專項扶貧資金224.58億元,增加41.8億元,增長22.9%,其中掛牌督戰縣財政專項扶貧資金103.39億元。二是大力推進貧困縣涉農資金整合。將財政涉農資金的配置權、使用權完全下放到試點貧困縣,整合涉農資金199.08億元,由貧困縣統籌用于脫貧攻堅任務,重點支持農業產業發展和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三是積極支持產業扶貧。安排23億元支持茶葉、牛羊等12大農業特色優勢產業發展和壩區農業產業結構調整。優化農業保險支持政策,實現12大農業特色產業政策性農業保險全覆蓋。四是狠抓扶貧資金管理使用掛牌督戰。將扶貧資金管理使用作為掛牌督戰的重中之重,持續推進各類扶貧資金使用發現問題全面整改到位。

      (二)生命至上人民至上,全力保障疫情防控和基本民生。一是全力做好疫情防控保障。迅速制定出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財政保障措施20條,支持疫情防控各項工作順利開展?;I措疫情防控資金共計90.07億元,確保各地不因資金問題影響醫療救治和疫情防控。安排新增專項債券133.76億元、抗疫特別國債32.58億元、特殊轉移支付4.92億元,支持各地防疫體系、應急物資保障體系,以及醫療衛生等基礎設施建設,推進常態化疫情防控。二是突出保障基本民生。針對疫情對就業和低收入群體帶來的影響,統籌安排414.39億元,確保就業、養老、醫療、困難群眾救助等各項基本民生保障舉措落到實處,堅決守住“六保”底線。統籌安排50.29億元,全方位構筑防災減災救災防線,迅速擊退60年不遇的嚴重洪災。三是積極推進秋冬疫情防控。統籌安排33.22億元,開展省屬公立醫院發熱門診規范化建設、提升核酸檢測能力建設以及疫苗采購等秋冬季疫情防控工作,持續鞏固疫情防控向好態勢。

      (三)精準施策積極有為,有力促進經濟恢復發展。一是不折不扣落實減稅降費政策。全省新增減稅降費153.63億元,同時,減免各類企業(單位)社會保險費166.75億元,政府性基金及行政事業性收費3.07億元,行政事業單位減免中小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租金2.78億元,各項減稅降費政策落地落實,有效助力復工復產和助企紓困。二是加快推進新增專項債券發行使用。爭取新增專項債券979億元,并迅速發行轉貸,重點支持“兩新一重”和民生保障等領域建設,既為抗擊疫情提供了有力支撐,也為恢復經濟贏得了主動。三是支持企業復工復產。出臺支持企業復工復產財稅金融政策17條,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個體工商戶和小微企業等,給予創業擔保貸款貼息、融資擔保、保險補貼等支持,財政金融聯動助力實體企業克服困難、恢復生產。

      (四)厲行節約精打細算,大力支持市縣兜牢“三保”底線。一是嚴格落實過緊日子要求。年初預算編制時,省級按18%壓減一般性支出、按15%壓減公用經費,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再按20%壓縮非剛性、非重點支出,共壓減28.22億元。全省各級共計壓減約88億元,全部用于保障疫情防控、脫貧攻堅等重點民生領域,將有限的資金用在刀刃上。二是提高市縣財政保障能力。堅持最大限度下沉財力,累計下達市縣轉移支付3108.49億元,增長14.7%,其中,抗疫特別國債、特殊轉移支付,以及縣級基本財力保障機制獎補資金等財力性轉移支付增量377.3億元,加上轉貸市縣的新增債券資金898.29億元,下達市縣的轉移支付和債券的增量達1275.59億元,切實增強了縣級的“三保”保障能力,支持市縣強基礎、補短板,拉動有效投資。建立健全庫款監測調度機制,按日監控、按旬通報市縣庫款管理保障情況,直接調度市縣“三保”等支出資金和“9+3”脫貧攻堅掛牌督戰縣資金,確保脫貧攻堅和“三保”等重點支出資金及時足額到位。三是推動直達資金迅速惠企利民。當好“過路財神”,堅決不當“甩手掌柜”,采取“線上監測、線下督導”有機結合方式,推動直達資金使用一竿子插到底、一個系統管到底,實現資金運行過程可記錄、風險可預警、責任可追溯。已下達直達資金用于“三保”支出714.97億元,占比達83.5%,極大緩解了基層財政收支矛盾,減輕了民生類重點支出的保障壓力,有力地支持市縣做好“六穩”“六保”工作。

      (五)穩妥審慎疏堵并舉,著力防范化解政府債務風險。一是不斷完善債務管理制度體系。出臺加強債務管理防范化解債務風險的規定、政府性債務和政府隱性債務問責辦法等系列制度辦法。建立常態化債務風險排查報告制度,健全債務舉借、使用、償還、預警、監督、問責等全流程、全鏈條的債務風險防控制度體系。二是積極化解存量債務。層層壓緊壓實債務管理主體責任,按照“一縣一方案、一債一策”的原則,詳細制定債務化解實施方案,將債務化解任務目標細化到具體債務項目、具體化債措施、具體完成時限、具體責任領導、具體實施單位。建立債務化解日報告、滾動審核工作機制,每日對各地各部門化債數據進行滾動審核。全省各級各部門聯動配合,依法依規化解政府存量債務。三是有效防范化解政府債務風險。綜合運用化債應急周轉金、紓困資金,以及到期債務展期重組等措施,幫助市縣堅決守住不發生區域性、系統性債務風險的底線。

      (六)深化改革提質增效,努力提高財政管理水平。一是深入推進零基預算改革。通過零基預算改革,進一步嚴格2020年預算項目審核,削減不符合零基預算導向資金600余億元,削減率達40%。在全省范圍拓展零基預算改革,不斷優化財政資金投向,增強財政資金有效供給,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益。二是全面推進預算績效管理。省級實現預算績效管理“四本”預算全覆蓋,涉及資金1164.8億元。財政重點績效評價范圍拓展到部門整體支出、政府性債務支出、政府投資基金政策和項目,涉及資金1402.6億元。健全預算執行和績效運行雙監控機制,確??冃繕巳缙趯崿F。全省各市縣制定預算績效管理各類配套制度276個,構建起具有地方特色的制度體系。三是穩妥推進稅收制度改革。調整完善省以下增值稅留抵退稅分擔機制。完成全省資源稅改革,確定63種資源的稅目、稅率以及減免優惠政策。四是加快推進預算管理一體化建設。省級項目庫、預算編制、預算執行、會計核算等系統全面上線使用,畢節市和七星關區預算一體化系統建設試點各項工作穩步推進。

      2020年是“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五年來,全省財政改革發展事業取得了重大成就。一是財政實力不斷增強,為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提供堅實物質基礎。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從2015年的1503.38億元增加到2020年的1786.78億元,年均增長3.5%,“十三五”時期累計8456.28億元,是“十二五”時期的1.4倍,人均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從4259元增加到4932元。中央支持力度持續加大,各項轉移支付從2397.64億元增加到3473.02億元,年均增長7.7%,其中2020年增長13.1%,增幅為“十三五”以來歷年最高,“十三五”時期累計14999.58億元,是“十二五”時期的1.55倍。二是財政支出保持較高強度,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為。在中央財政的有力支持下,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從3939.5億元增加到5723.27億元,年均增長7.8%,“十三五”時期累計25576.57億元,是“十二五”時期的1.64倍,人均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從11162元增加到15797元。三是減稅降費政策落實有力,有效促進市場主體和實體經濟發展。不折不扣落實國家減稅降費政策,自2018年減稅降費政策實施以來,累計減稅降費1265億元,在減輕企業負擔、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促進居民消費、擴大就業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四是民生投入只增不減,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人民群眾。各項重點民生支出穩步提升,教育、社會保障、醫療衛生等九項重點民生支出從2736.06億元增加到4122.15億元,年均增長8.5%,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平均比重70.2%,奮力兜牢民生網底,民生社會事業取得全面進步。五是重大戰略保障有力,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重大成就。各級投入脫貧攻堅財政扶貧資金5811億元,打好“四場硬仗”,解決“兩不愁三保障”問題,完成192萬人易地扶貧搬遷,脫貧攻堅取得全面勝利。統籌安排2608.53億元,全力支持實施“六網會戰”,推進“兩新一重”建設,基礎設施面貌煥然一新,為全省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統籌安排230.03億元,有力支持大數據產業蓬勃發展、工業產業轉型升級和能源產業安全高質量發展,綜合經濟實力實現大幅躍升;統籌安排915.27億元,大力支持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實施全省流域生態保護補償制度,推動生態文明建設取得重大成果。六是財稅金融改革持續深化,財政管理不斷提質增效。我省的零基預算改革得到李克強總理、韓正副總理充分肯定,獲國務院辦公廳通報表揚。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財政資金使用效益有效提升,構建起1個實施意見、1個工作方案、11個實施辦法的“1+1+11”預算績效管理制度框架體系,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的預算績效管理體系不斷完善。制定出臺全省醫療衛生等7個領域事權與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省以下財政關系更加清晰。建立1個基本制度、7個專項風險管理辦法、37個操作規程的“1+7+37”財政內控制度體系,財政監督體系更加健全。完善國有金融資本管理體制,促進國有金融資本保值增值、做優做強。不斷健全政府債務風險管理體系,債務風險總體可控。

      五年來,財政各項改革發展成效進一步顯現,這些成績來之不易,是中央關懷厚愛、大力支持的結果,是省委堅強領導、科學決策的結果,是省人大有效監督、有力指導的結果,是各級各部門以及全省各族干部群眾團結奮進、苦干實干的結果。在肯定成績的同時,我們也清醒地認識到,財政運行和管理還存在一些需要著力解決的問題,主要是:全省地方稅收收入主要依靠煙、酒、煤炭等傳統產業支撐,稅源結構較為單一,新興產業大多處于成長階段,財源支撐基礎薄弱;縣級財政收支矛盾突出,“三保”壓力增大;部分市縣政府債務負擔較重,隱性債務風險不容忽視;部分市縣未嚴格遵守財經法紀,違法違規行為時有發生;財政服務新時期高質量發展的措施和抓手還不夠多,體制機制還亟待完善等。對此,我們一定直面問題,通過不斷完善預算管理制度、深化財稅體制改革、健全監督檢查工作機制等方式研究解決。

      三、“十四五”時期財政工作的主要目標任務

      “十四五”新征程已全面開啟,財政部門要自覺承擔起黨和人民賦予的歷史使命,堅持以“政”領“財”,認真履職盡責,主動擔當作為,加強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謀劃、戰略性布局、整體性推進,為全面建設百姓富生態美多彩貴州新未來作出積極貢獻。一是堅持新發展理念,充分發揮財政在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的引導、調控作用。圍繞生產、分配、消費等各環節,聚焦促進城鎮化建設和產業轉型升級精準施策,科學配置財政資源,引導和撬動金融資金、社會資本共同構建適應新時代貴州改革發展的新型經濟格局。二是堅持加強財政資源統籌,集中財力辦大事。把黨政機關過緊日子作為長期方針,努力優化支出結構,有保有壓。增強財政資源配置的完整性,加強公共資源綜合管理,增強財政支撐保障能力,確保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以及省委確定的三大戰略行動和“四化”建設保障到位。強化財政資源跨期配置效率,加強中期財政規劃管理,完善跨年度預算平衡機制。三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不斷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堅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確保民生支出與經濟發展相協調、與財力狀況相匹配。創新公共服務提供方式,鼓勵社會力量增加非基本公共服務供給。四是堅持依法行政依法理財,推動財政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加快推進財政法制化規范化建設,不斷提升財會監督能力,切實嚴肅財經法紀。加快建立現代預算制度,推進新時期財政管理提質增效。平衡好促發展和防風險的關系,持續完善政府債務管理體系,實現財政改革發展更可持續。

      四、2021年全省和省本級預算草案

      2021年全省和省本級預算編制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會,以及中央和省委經濟工作會議、省委十二屆八次全會精神,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融入新發展格局,以高質量發展統攬全局,牢牢守好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集中財力支持深入實施鄉村振興、大數據、大生態三大戰略行動,推動新型工業化、新型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和旅游產業化加快發展。堅持勤儉辦事、厲行節約,牢固樹立過“緊日子”思想,遵循“積極穩妥、統籌兼顧、勤儉節約、量力而行、講求績效和收支平衡”的原則,將統籌預算、零基預算和績效預算的理念貫穿整個預算編制過程,進一步優化財政支出結構,創新財政資金投入方式,注重財政政策的提質增效、更可持續,努力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鞏固拓展疫情防控、脫貧攻堅和經濟社會發展成果,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塑造新優勢、培育新動能,為“十四五”開好局、起好步奠定良好基礎,以高質量發展的優異成績慶祝建黨100周年。

      (一)一般公共預算

      統籌考慮我省經濟運行延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良好態勢的有利因素,2021年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按增長1.5%的預期目標安排,為1814億元左右。加上中央預計提前下達轉移支付2556億元左右,以及各級動用預算穩定調節基金、調入資金、上年結轉收入等,全省收入總計預計為5246億元。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按4950億元安排(含中央提前下達各項補助相對固定部分),比2020年年初預算4800億元增加150億元,增長3%。年度預算執行中,中央非固定專項補助下達后,實際支出還會增加。加上地方政府債券還本支出、上解中央支出、結轉下年支出等,支出合計5246億元。收支平衡。

      2021年省本級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按增長1.5%的預期目標安排,為477.79億元。省本級安排的支出預算為1151.49億元,比2020年年初預算增加59.13億元,增長5.4%,其中:省本級列支859.12億元、省對市縣補助292.37億元。

      省本級一般公共預算收入477.79億元,加上中央提前告知的轉移支付、調入資金、動用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以及市縣上解省級資金等,省本級收入合計為3479.85億元。省本級支出預算安排在省本級列支859.12億元,加上中央補助在省本級列支264.26億元,省本級支出預算合計為1123.38億元。加上省對市縣相對固定補助支出、上解中央支出、債券還本支出和結轉資金安排支出等,省本級支出總計為3479.85億元。收支平衡。

      (二)政府性基金預算

      匯總代編全省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2112.83億元,增加65.71億元,增長3.2%。加上中央補助、上年結轉、調入資金334.15億元等,收入合計2446.98億元。全省政府性基金支出預算1663.45億元,減少124.79億元,下降7%,主要是上年中央提前下達我省新增專項債券150億元,今年無此因素。加上調出資金、結轉資金安排支出等783.53億元,支出合計2446.98億元。收支平衡。

      省本級政府性基金收入預算193.67億元,增加61.87億元,增長46.9%,主要是車輛通行費收入增加。加上中央補助9.19億元、結轉收入124.88億元、調入資金7.18億元,收入合計334.92億元。省本級政府性基金支出預算166.62億元,減少8.31億元,下降4.8%,主要是上年中央提前下達我省新增專項債券在省級列支15.5億元。加上省對市縣轉移支付43.42億元、結轉資金安排的支出124.88億元,支出合計為334.92億元。收支平衡。

      (三)國有資本經營預算

      匯總代編全省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為167.67億元,比上年執行數減少172.98億元,下降50.8%,主要是上年高速公路股權轉讓收入增加較多,今年無此因素。加上上年結轉收入11.35億元、中央補助0.19億元,收入合計179.21億元。全省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120.1億元,比上年預算數增加53.68億元,增長80.8%。加上調出資金、結轉資金安排的支出等,支出合計179.21億元。收支平衡。

      省本級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100億元,增加9.61億元(2020年完成數240.39億元,扣除高速公路股權轉讓收入150億元為90.39億元),增長10.6%,主要是省屬企業經營利潤預計增加較多。加上上年結轉收入11億元、中央補助0.19億元,收入合計111.19億元。省本級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59.96億元,增加12.9億元,增長27.4%。加上調入一般公共預算統籌安排30.61億元,省對市縣的補助12.69億元,以及結轉資金安排的支出7.93億元,支出合計111.19億元。收支平衡。

      (四)社會保險基金預算

      全省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收入1509.26億元,增加290.75億元,增長23.9%。全省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支出1317.26億元,增加89.42億元,增長7.3%。當年收支結余192億元,年末滾存結余1747.76億元。

      省本級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收入618.51億元,增加174.73億元,增長39.4%,主要是上年落實國家減免社保費政策,保費收入減收。其中:保險費收入448.28億元、財政補貼收入134.27億元、利息等其他收入35.96億元。省本級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支出541.22億元,增加36.73億元,增長7.3%。當年收支結余77.29億元,年末滾存結余905.12億元。

      需要報告的是,在將預算草案提請會議審議前,為確保省直部門必須支出順利支付,我們已按照預算法有關規定,預安排了部分基本支出和項目支出。同時,提前預下達了市縣部分轉移性支出等相關支出。

      五、2021年財政主要任務

      2021年,我們將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落實中央和省委經濟工作會議、全國財政工作會議精神,緊扣政府工作報告明確的全年目標任務,重點抓好以下工作。

      (一)強化收入征管,持續培植穩定稅源。依法依規組織征收各項稅費收入,做到應收盡收,嚴禁采取“虛收”“空轉”等方式虛增財政收入。抓住今年財政收入將恢復性增長的有利條件,努力提高財政收入質量。持續推進減稅降費,加大各類違規涉企收費整治力度,堅決防止弱化減稅降費政策紅利,做到應減盡減、應退盡退。財政政策全面提質增效,助力實體經濟發展,推動創新發展和產業升級,積極涵養培植稅源,進一步夯實稅源基礎,增強財政收入增長后勁。

      (二)注重有保有壓,持續優化支出結構。牢固樹立過緊日子思想,堅持能壓盡壓、該減盡減、可省盡省,按照不低于15%的比例繼續壓減省級部門非重點、非剛性支出。聚焦保障三大戰略行動和“四化”建設,把有限資金用在刀刃上。堅持“資金跟著項目走”,以項目謀預算、以項目看績效、以項目促發展,預算項目審核嚴格同項目準備情況、預算執行進度、審計指出問題及整改情況、績效評價結果、項目評審情況“五個掛鉤”。持續盤活各類存量資產資金,繼續加大政府性基金預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與一般公共預算統籌力度,多渠道籌集資金,集中財力保障“三保”支出、法定政府債務還本付息支出,確保中央和省委重大決策部署。

      (三)堅持財力下沉,持續增強市縣“三保”等重點支出保障能力。對市縣預算編制合規性審查實現全覆蓋。督導市縣堅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堅持“三保”支出在財政支出中的優先地位,足額編列“三保”預算,嚴防基層“三保”風險。“三保”保障不到位的地區,督促市縣及時調整預算予以補足。加大對市縣轉移支付支持力度。提升市縣財政保障能力,支持市縣兜牢“三保”底線。加強對市縣預算執行監測。結合直達資金管理,動態掌握基層執行情況,嚴禁擠占、挪用“三保”支出。探索建立民生支出清單管理制度。加強財政可承受能力評估,按照中央部署,清理規范不合理的民生政策,研究制定民生政策清單,清單內的民生政策與本地區經濟發展相協調、與財力狀況相匹配。

      (四)以人民為中心,持續提高基本民生保障水平。嚴格按規定優先保障、重點支持國家和省級統一出臺民生政策,應保盡保、全面落實。促進教育高質量發展。落實學前教育、城鄉義教、高等教育發展等資金,支持加快推進學前教育普及普惠,補齊農村辦學條件短板,開展職業教育提質擴容,促進教育更加公平更有質量。穩步提高社會保障水平。繼續上調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提高優撫對象等人員撫恤和生活補助標準,支持改革完善社會救助制度,繼續做好困難群眾救助工作。落實就業優先政策。落實就業補助資金、職業技能提升行動資金、失業保險基金等資金,加大對重點群體就業的幫扶,推動穩住就業基本盤。強化醫療衛生保障。落實提高城鄉居民醫保人均財政補助標準,繼續提高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人均財政補助標準,增強突發重大傳染病應對處置能力。

      (五)創新投入方式,持續聚焦重點任務落實資金保障。圍繞三大戰略行動和“四化”建設,創新財政資金投入方式。充分發揮財政資金“四兩撥千斤”的撬動作用,省級財政安排420億元,采取政策剛性加基金彈性疊加投入方式,全力支持新型工業化、新型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旅游產業化和大生態戰略。凡是能夠通過市場化方式實施的項目,原則上通過基金等方式撬動社會資本給予支持,進一步提高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益。優化完善財政支農政策。落實“四個不摘”要求,保持財政支持政策總體穩定,根據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需要和財力狀況,合理確定財政投入規模,支持方向重點向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任務重、鄉村振興基礎差的地區傾斜。支持大數據與實體經濟融合。著力引導撬動社會資本向智慧農業、智慧旅游等數字化新業態聚焦。

      (六)樹牢底線意識,持續抓實政府債務風險防范化解。完善債務風險管控體系。進一步健全規范舉債融資的體制機制,嚴控新增債務,堅決遏制政府隱性債務增量。積極化解存量債務。壓緊壓實各地防范化解債務風險的主體責任,依法依規通過盤活存量資產資源、壓縮開支等方式,多渠道籌集資金化解政府債務。全力防范化解債務風險。嚴格政府債務預算管理,堅決守住不發生區域性、系統性債務風險的底線。積極爭取中央部委和金融機構支持,助力全省防范化解債務風險。強化專項債券監管。建立健全“制度、機制+平臺”的立體管理模式,強化專項債券全生命周期管理,提高專項債券使用效益,嚴防專項債券償付風險。

      (七)繼續深化改革,持續提升管理水平和管理效能。加快財政體制改革。穩步推進省以下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深化預算管理制度改革。繼續縱深推進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和零基預算改革,并著力推動兩者進行有機銜接。加快推進財政支出標準化建設。完善財會監督體制機制。依托預算管理一體化系統等信息化手段,建立“制度+技術”財政運行監督機制。將績效理念和管理嵌入財政監督管理各環節,全面構建財政大數據監督新格局。強化直達資金監控機制效果,常態化開展資金監控。切實嚴肅財經紀律。嚴格執行預算法、預算法實施條例等財經法紀,嚴肅政府債務監督問責,嚴厲查處違法違紀行為。

      各位代表,今年是實施“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完成2021年預算意義重大。我們將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在省委的堅強領導下,自覺接受省人大的監督、指導,虛心聽取省政協的意見、建議,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齊心協力、開拓進取,全面落實各項目標任務,以優異的成績慶祝建黨100周年,闊步邁向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新征程!

            

      一般公共預算:指對以稅收為主體的財政收入,安排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維護國家安全、維持機構正常運轉等方面的收支預算。

      稅收收入:指國家按照預定標準,向經濟組織和居民無償地征收實物或貨幣取得的財政收入,是政府取得財政收入的主要形式。

      非稅收入:指稅收以外,由各級國家機關、事業單位、代行政府職能的社會團體及其他組織依法利用國家權力、政府信譽、國有資源(資產)所有者權益等取得的各項收入。

      轉移支付:指上級政府通過預算安排的對下級政府無償的資金補助。

      專項轉移支付:指下級政府因承擔上級政府委托事務或政府間共同事務等,享受的上級政府補助資金,又稱有條件補助或專項撥款,是為了實現上級的特定政策目標,必須??顚S?。

      預算穩定調節基金:指為實現宏觀調控目標,保持年度間政府預算的銜接和穩定,經各級人民政府批準設置的一般公共預算儲備性資金,用于彌補短收年份預算執行的收支缺口,以及根據預算平衡情況,在安排年初預算時調入并安排使用,安排或補充基金時在支出方反映,調入使用基金時在收入方反映。為強化預算約束,規范超收收入管理,比照財政部的做法,我省從2007年起建立了省級預算穩定調節基金,年度中除因政策性增支以及省委、省政府確定的重點支出外,原則上不辦理追加支出事項,對于年度中確需追加的支出,嚴格按照預算法、預算法實施條例的規定編制預算調整方案,提請省人大常委會審查批準后執行。年底省本級超收、新增財力(含結余)等一并補充省級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作為省本級政府預算的儲備,次年調入平衡年初預算,為建立跨年度預算平衡機制奠定了基礎。近年來,省級預算穩定調節基金發揮了“以豐補歉,盈余填虧”的重要作用。

      政府性基金預算:指對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在一定期限內向特定對象征收、收取或者以其他方式籌集的資金,專項用于特定公共事業發展的收支預算。政府性基金預算應當根據基金項目收入情況和實際支出需要,按基金項目編制,做到以收定支。

      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以下簡稱土地出讓收入):指政府以出讓等方式配置國有土地使用權取得的全部土地價款,包括受讓人支付的征地和拆遷補償費用、土地前期開發費用和土地出讓收益等。土地價款的具體范圍包括:以招標、拍賣、掛牌和協議方式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所取得的總成交價款;轉讓劃撥國有土地使用權或依法利用原劃撥土地進行經營性建設應當補繳的土地價款;轉讓房改房、經濟適用住房按照規定應當補繳的土地價款;改變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的土地用途、容積率等土地使用條件應當補繳的土地價款以及其他和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或變更有關的收入等。按照土地出讓合同規定依法向受讓人收取的定金、保證金和預付款,在土地出讓合同生效后可以抵作土地價款。

      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指國家以所有者身份依法取得國有資本收益,并對所得收益進行分配而發生的各項收支預算,是政府預算的重要組成部分。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按年度單獨編制,納入本級人民政府預算,報本級人民代表大會批準。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按照當年預算收入規模安排,不列赤字。

      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指對社會保險繳款、一般公共預算安排和其他方式籌集的資金,專項用于社會保險的收支預算。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應當按照統籌層次和社會保險項目分別編制,做到收支平衡。

      地方政府債務:指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需由地方政府財政資金償還的債務,分為一般債務和專項債務兩類。

      一般債務:指政府為沒有收益的公益性事業發展舉借的,以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作為償債資金來源的債務。

      專項債務:指政府為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事業發展舉借的,以對應的政府性基金或專項收入作為償債資金來源的債務。

      地方政府債券:分為一般債券和專項債券。其中,一般債券指省一級政府為沒有收益的公益性項目發行的,約定一定期限內以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還本付息的政府債券;專項債券指省一級政府為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項目發行的,約定一定期限內以公益性項目對應的政府性基金或專項收入還本付息的政府債券。

      新增債券:指地方政府在上級政府下達的新增債務限額內,為沒有收益的公益性或有一定收益的準公益性事業發展舉借債務而發行的政府債券。分為新增一般債券和新增專項債券。

      政府債務限額:指政府債務的規模上限,地方政府舉債不得突破批準的限額。其中全國地方政府總限額由國務院根據國家宏觀經濟形勢等因素確定,并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準。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債務限額,由財政部在全國人大或其常委會批準的總限額內,根據債務風險、財力狀況等因素確定后報國務院批準下達各級財政部門。省級財政部門依照財政部下達的限額,提出本地區政府債務安排建議,編制預算調整方案,經省級政府報本級人大常委會批準;省財政根據市、縣債務風險、財力狀況等因素統籌本地區建設投資需求提出本級及所屬各市縣當年政府債務限額,報省政府批準后下達各市縣級政府。

      貧困縣財政涉農統籌整合:指國務院辦公廳2016年4月印發的《關于支持貧困縣開展統籌整合使用財政涉農資金試點的意見》(國辦發〔2016〕22號),明確開展貧困縣涉農資金整合試點(以下簡稱整合試點)工作,賦予貧困縣統籌整合使用財政涉農資金的自主權。2016年7月,《貴州省支持貧困縣開展統籌整合使用財政涉農資金試點工作方案》(黔府辦發〔2016〕24號),明確2016年在我省50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開展整合試點工作。2017年,試點范圍進一步擴大至66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及連片特困地區縣。

      行政事業性收費:指國家機關、事業單位、代行政府職能的社會團體及其他組織根據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等有關規定,依照國務院規定程序批準,在向公民、法人提供特定服務的過程中,按照成本補償和非盈利原則向特定服務對象收取的費用。

      預算績效管理:指以結果為導向,將績效理念和方法深度融入預算編制、執行、監督全過程,以預算收入和支出為對象,在一定時期內所達到的產出和效果,本質上反映各級政府、各部門的工作績效,著重解決財政資源配置和使用中的低效無效問題,推動政府效能提升,以促進政府透明、責任、高效履職為目的所開展的績效管理活動。

      零基預算:指不受以前年度預算安排情況影響,以零為基點,一切從實際出發,逐項審議預算年度內各項費用的內容及其開支標準,并結合財力狀況、預算執行情況、績效評價結果、年度工作任務及項目準備情況等編制的預算。

      中央各項補助:指中央各部委對我省的補助,包括一般公共預算轉移支付、政府性基金預算轉移支付、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轉移支付以及部委直撥資金等。

      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財政事權是一級政府應承擔的運用財政資金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的任務和職責;支出責任是政府履行財政事權的支出義務和保障。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主要包括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劃分、完善中央與地方支出責任劃分和加快省以下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三個方面內容,是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的重要內容和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客觀需要。

      縣級基本財力保障機制:指以實現縣級政府“保工資、保運轉、?;久裆?rdquo;為目標,按照“獎”“補”相結合的激勵約束機制,逐步提高縣級基本財力保障水平,實現縣級政府財力與保障責任相匹配。“獎”是指通過對縣級財政管理績效評價結果給予獎勵,努力提高縣級財政理財能力和提升縣級財政管理水平,調動縣級政府加強財政管理、保障和改善民生的積極性;“補”是指通過增加縣級基本財力保障補助,增強基層政府執政能力,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改善人民生活水平,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社會和諧穩定。

      民生類重點支出:指公共財政支出中與維護社會秩序和社會公平、促進經濟協調發展、保障和改善民生息息相關的9項重點支出,包括公共安全支出、教育支出、科學技術支出、文化體育與傳媒支出、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醫療健康支出、節能環保支出、農林水支出、住房保障支出,是衡量公共財政為社會提供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能力的重要指標。

      相關信息

      X
      欧美丰满大黑帍在线播放_爽爽影院免费观看视频_亚洲精品国产第一区二区_最新精品国偷自产在线_调教丝袜高跟班主任性奴_我与亲生的性关系